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咨询机构的调查研究

日期:2019-10-28 07:24

  1. 严重依赖大型SUV和皮卡市场,受这些车销量影响严重;2. 生产基地全集中在北美;3. 客户集中在北美众多汽车制造商中形势最严峻的通用、福特、克莱斯勒上;4. 原材料成本上升,却不能将这方面增加的成本转嫁给客户。

  1.从目前到2011年北美的汽车零部件供应商的亏损总额将达到500亿美元。

  2.北美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和整车制造企业的业绩要到2009年底才会开始有所改善,但大部分供应商要到2011年左右才能扭亏为盈,而前提是这些供应商能把35%的成本上涨压力转嫁给其客户。

  3.制造车身结构用冲压件以及底盘和车架用零部件的供应商的处境最为艰难,到2012年这些细分行业的供应商可能还会有很多处于亏损状态的。

  4.供应商需要新获380亿美元的资本才可渡过难关。但要想从银行、资本市场或私募基金投资者那获取资金,将变得极为困难。印度、中国一些企业倒是有充裕的资金,但是这些企业可能不愿意收购美国的汽车零部件供应商或整车厂。因此,这些供应商将只能通过降低成本、削减产能来应对未来几年汽车销量的萎缩。

  麦肯锡公司的研究报告显示,相比较低成本国家,北美供应商只在60%(至多70%)的汽车零部件产品上有竞争优势,这些产品是:

  一、电子制动系统、欧博娱乐!影音和导航系统、涡轮增压器等体现消费者对安全、娱乐、动力的热切需求的创新产品(占25%);

  二、 隔热板、大型冲压件、燃油系统、电池、Wiper Modules、座椅等因为资本、技术投入要求高而进入门槛高的,或者物流费用会抵消产品价格优势的(占35%);

  三、紧固件、机械制动系统、线束、天窗、轴承等北美供应商仍有成本降低潜力的(占10%),但这部分产品越来越受到低成本国家的挑战,竞争优势会逐渐减小。

  四、另外30%的产品,比如门梁、转向油管、仪表盘/板、挡风雨密封条、动力总成中的盖,北美供应商已难以创造价值。这部分产品是北美很多供应商已经或正在或将要剥离的业务。

  1.有意保持并强化第一类产品(25%)竞争力的北美供应商,需要通过强化自己公司的研发或通过收购,赋予这些产品最尖端的技术,并提高反应和产品上市的速度。有这些产品的供应商还应积极开拓新的高端车或豪华车品牌客户,因为这些产品正是高端车或豪华车消费者在买车时最关注的。另外,虽然这些技术都是汽车业最新潮的,北美供应商也应该将一些研发工作带到新兴市场来做,利用低成本国家相对较低的工程技术人才的成本。

  2.有意提高第二类产品(35%)竞争力的北美供应商,要先确定哪些产品进入门槛高、并可实现规模效应,然后整合这一产品行业内的其他供应商,或者垂直收购自己的下一级供应商,获得成本优势。

  3.对于第三类产品(10%),北美供应商短期内通过降低成本(比如把生产转移到低成本的美洲国家——墨西哥、波多黎各),还能维持优势,但这些产品的优势可能不能长期保持,因为很难说整车厂不会从低成本国家采购更低价格的产品。

  4.对于第四类产品(30%),北美供应商已丧失竞争优势,建议逐渐剥离,否则依靠这些产品就会最快走向破产。

  (总部位于)北美的汽车零部件供应商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寒冬期”:前几年就已出现的北美汽车销量萎缩、原材料价格上涨,今年更猛烈地袭击了北美的汽车制造商和零部件供应商。

  底特律三大汽车公司(福特、通用、克莱斯勒)今年的处境也分外艰难,纷纷通过卖品牌、让工人提前退休、寻求政府援助等手段来渡难关,并且更愿意把主要订单集中在一些大的、财务状况比较好的供应商身上,而对于其他供应商的死活,他们基本已经顾不上了,北美供应商的两级分化趋势日益明显,优胜劣汰不可避免。

  北美供应商们已经开始通过各种方式来降低成本、提高各方面效率包括资本利用率。他们越来越重视自己的财务状况,甚至不惜与长期合作的整车厂对薄公堂,要求不再维持这种只会亏钱的供货关系。

  另外,他们也越来越开拓底特律三大以外的客户、北美以外的市场。尽管如此,北美供应商的处境在短期内仍不能得到缓解,他们需要帮助,但他们也很清楚整车厂已经没有多少能力来拉自己一把,势利的私募基金等投资者更是会在需要帮助时一溜烟跑掉,转投其他可以赚钱的行业,而美国政府可能也不会给出实质性的帮助。

  1. 北美供应商的处境到底恶劣到什么程度?有多少企业有破产危险?有破产危险的企业有什么共同特征?

  4. 北美供应商的困境能给中国等低成本国家的企业提供多少“可乘的机会”?